修仙小说网
简体 繁體 English 临时书架
首页 > 玄幻魔法小说 > 食仙主 > 第三百二十六章 篓中无鱼

第三百二十六章 篓中无鱼

目录
好书推荐: 这个法师真的狗 反派?我只想离他们远远的 重返1998 我在修仙界勤能补拙 小可怜被赶出家后,怀崽崽嫁豪门
    少陇府城之外,一处不经允许则无以到达的地方。

    丑时。

    一切早已寂静了,只有那枚纯黑的小火依然亮着,把一切照出灰白的阴影。

    司马不知道自己被关在哪里,不知道是地上还是地下,也不知道有什么人在驻守。尽管有许多次和仙人台的接触,但其实保持呼吸就已耗尽了他的全部心力。

    他身上既没有铁锁,也没有枷链,这是一间纯然空无的房间,除了席地而坐的他,就是这枚悬于屋顶的无根之火。

    他其实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禁锢手段,但欢死楼似乎有它的记录。

    ——古火【解宥】,以一切真气为食,不必人体迸发出来,它会掠入身躯,将经脉中一切真气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灵躯已破,玄气隔绝,在这枚火的照耀下,他已前所未有地虚弱了七天。

    一个玄门修者自身的全部力量,就来自于灵躯、真气、玄气三个部分,如今它们全被没有缝隙地锁死,他当然已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除了看着这枚火焰。

    如今这间秘室中能够搏动的,只有它和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看着它的律动和跳跃,感受着它对真气的融化.注视着它的一切。

    七天又三个时辰的注视,他记得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如今第一次,他不想再注视它了。

    七天是一个很微妙的时间点。

    他知道欢死楼在少陇的规模,也熟悉仙人台的效率,这差不多是一個结案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也清楚【影面】的状态,那枚火种传来的感觉在一点点蓬勃——他没有被抓捕,而且恢复得越来越好了。

    七天是一个够他做好准备的时间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当有重犯入牢之后,这个地方会每七天进行一次驻守更换。这是仙人台很隐秘的一条规程,但欢死楼在四个月前探知了它。

    司马什么也看不到、什么也听不到,但七个日夜以来他合上双眼,事情就在他的头脑里演进。

    他得死。

    但不能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轻轻抬起头,再次注视那枚悬挂的火焰,缓缓阖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从自我的最深幽处,缓缓亮起了两枚幽静的萤火,如同夜幕上的星星。

    用“深”来描述或者不恰当,因为仙人台的检测早已挖透了他,也什么都没有发现。这两枚星火,是隐秘在另一个层面。

    此时,其中一枚缓缓降落到了他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磅礴的真气从丹田处生出,屋顶黑色的火焰一瞬间在他体内燃起,但下一刻被拒以无形的壁障。

    另一种火焰围住了经脉树,真气汹涌地充沛了四肢,【解宥】第一次望着眼前的美飨,却不得其门而入。

    丑时,静夜高月,囚魔地安静有序地交接着人手,如同一架精密的巨兽难得眯了下眼。

    于是在它的最深处,一道苍老的残躯缓缓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仙人台,望气楼。

    丑时。

    此楼百尺,高接天星明月,顶端只有两人静立。

    “【司马】本人绝对不会察觉。我们用了十三种检测方法,涉及真气、玄气、阵式、秘术等等力量——但没有一种能检测到他体内的那两枚星火。”儒冠男人低眸,他面前是一幅刻于石镜的巨大山水图,“所以在他的认知里,他是没有被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章萧烛同样立于这幅刻图前:“那你们是如何得知?”

    “【照影剑】。”儒冠男人道,“隋大人将他定在地上的那一剑,我们把它拔了出来。‘见身照影’是和《灵子观世》相似的力量,以剑身为镜,可以洞察一些抽象但本质的东西,我们细查了这柄剑从【司马】身体里烙印下的一切投影,昨日才把它还给隋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谈谈那两枚‘星火’。”

    儒冠男人直接道:“我们猜测那是仙权的投影。”

    章萧烛凝眸偏头。

    “那种力量层次很高,隐秘又遥远,我们从投影的分析中确定不了它的归属。但也正因这样,我认为那是仙权。”儒冠男人道,“你知道,世界上令我们感到陌生的东西本就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有更详细的结论吗?”

    “时间太短,只有些推测。”儒冠男人道,“第一粒星火,我猜与那本《种火册》有关。因为那火种不像基于真玄的控制手段,它太成熟和灵敏了,甚至.具有一些灵性。这是欢死楼建立的核心之一,我想它的源头就是一枚与火有关的仙权。”

    “嗯,继续。”

    司马走出门来,视野中并没有守卫。

    这倒并非轮换造成的空隙,而是在高层次的囚禁中,人往往才是漏洞的起因,编织无漏的规则旁如果放上两个人,不是加了一道保险,而是放了一把钥匙。

    司马没有挪步,他向后倚在门上,轻轻喘了口气。面前的通道有十二种明暗不一的封锁,但他现在已经生出了真气,也握住了玄气。

    他精密无声地离开了这片囚笼,攀到了地上,入目是连绵的院落,月下,一个提剑的雁检正向北而行。

    司马微松口气。

    他没有杀他,他知道这里的每个人都配有命锁,但他至少得以穿上了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飞檐逾墙是不能冒的风险,司马提剑放松步子,径直往偏门而去。

    灵阵覆盖,他并不敢延伸真玄,也就没有感知,于是刚一迈出这个院落,就迎面撞上三个结伴的人影。

    三人同时微讶地看向这位同僚,司马抬起头来,对他们点头微笑。

    三人同时颔首示意,双方步履匆匆地交错而过了。

    “第二粒星火,我猜与‘无面’相关。”

    章萧烛微蹙下眉:“这能力虽然诡异,但变动筋骨的真玄秘术也不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儒冠轻轻敲着石镜图,它仿佛只是一幅普通的刻画,“所以我是猜测。不过我解验了那张博望运来的脸.发现一些更诡异的特性,远比一张平滑的肉脸更惊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儒冠沉吟了一下:“那全是他自己的血肉。”

    章萧烛蹙眉。

    “就是.你知道真气改换筋骨,是变动它们的位置,挤压、拼凑、拉长韧带.江湖上之《缩骨术》是也;而灵玄变动身形面容,则是真的改换血肉筋骨的形状,随意抟合揉捏,再顺着灵气轨迹返回原貌”

    “那张脸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儒冠道,“那些血肉的本质被改变了,它不是被卸去嘴唇鼻子等等再修正平滑,而是被同一种力量直接塑造成了这样——铺满这张脸的肉,甚至可能就是他曾经的颧骨。”

    “.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,人身上不同部分的血肉承担不同的功用,并且它们组成一体才起作用,也就是‘人’的身体。一旦某部分被剥离,它就会死去,人类的意志也就再抵达不了它。而这种手段,我怀疑.”

    章萧烛忽然回忆:“我听说三十年前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.没什么,现在不重要。”章萧烛把目光投向远方,“我们就当他身负两枚仙权投影,你们怎么预测他的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【司马】一定会再做一次尝试。”儒冠道,“因为他必须毁去这两枚投影,绝不允许落入我们手中。如今他没有动手,正因为他认为我们尚未发现——当然,我们也确实还没拿到它们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如果我们不给他机会,他最后就会在狱中自毁;而我们给他机会,他就会拿来奋力一搏。”儒冠继续道,“杆是一定能抛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瞿烛来不来是另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瞿烛来不来是另一回事。”儒冠轻叹一声,“整个湖里只有这么一条鱼,你一抛杆,再傻也知道是要钓它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为了弥合最后一个缝隙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系羽书也发了,结案流程也在走了,各处人手都在撤回了为了这不足百一的几率,我们已经给尽诚意了。”

    儒冠轻轻一点石镜刻图,玄气从四野八方而来。

    镜上那副分明是石刻的图,竟然开始发生变动。

    线条如水流动,左上渐渐落定为大城的一角,其余部分则是连绵的荒野和小山,儒冠抚过石镜,将其固定为这幅图画。

    这是府城三百里外,仙人台囚魔之处。

    为了这次行动,他们确实给尽了诚意。

    【五百里玄气图】,从吞日会【秋气图】采撷的灵感,仙人台以更光明的手段、更充沛的物力来摹画江山,把整个少陇的山水玄气刻入石画,这是只有背靠大唐才能完成的壮举。

    它无法具备监控少陇全境的能力,但只要三天之内重绘过,就可以监视五百里之内的指定玄气变动。

    比如,身负玄气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埋下任何陷阱,也没有冒险在【司马】身上做手脚,一切都是最自然的样子,只是在这座高楼之上,五百里内的变动已尽收眼中。

    而在遥远的三百里外,一张更加巨大无形的网同样在缓缓铺开。

    他们选定了最笨的守株待兔,以囚禁【司马】之处为中心,将二百里方圆的八方化为十六个区域,为此调度了十二位抟身和四位谒阙。每一位都互相联通,不会丢失彼此。

    这是太奢侈的人力浪费所以绝不会暴露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儒冠望着玄气图上缓缓浮现的十二个光点,它们规律地排布成一个错落的圆形,而在圆心处,是一点无比微弱的亮光。

    【司马】

    “【司马】逃离的时候,瞿烛会知道吗?”章萧烛看着石镜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也许他能捕捉到,也许他们有沟通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我们忽然放出,他能赶得及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儒冠轻叹一声,“这本来就是没办法知道的事,如果瞿烛真的会来,他就应该做好一切。”

    儒冠男人望着天边:“无论什么障碍,我们都得相信他能够跨越,绝不能因此为他开一些缝隙、放一放水——你知道,他太敏锐了。”

    “.是的。我们已经给了【司马】机会,确实不能再放出更多的‘疏忽’了。”

    儒冠认真道:“一个人从囚魔地逃出,最多只有半刻钟的时间不被发现。我们不会把这个时间放长,一来没有意义;二来,【司马】也是足够危险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章萧烛点头:“我知道,一切就按最紧急的规格,从他逃出开始,我们会用一刻钟的时间完成提竿。有鱼无鱼,听天由命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整个少陇仙人台倾尽全力的调度,只为这一刻钟。

    章萧烛在崆峒和少年说:“.然仙人台接管此案,即便是最后一丝荒谬的可能,我们也会咬定到底。”

    诚如是也。

    丑时一刻。

    “.来了。”儒冠垂眸,轻声道。

    章萧烛沉默握紧了剑鞘。

    石镜之上,中心那枚光点骤然变得无比明亮!

    司马已脱离了囚魔地,比他们预想得要快了半刻钟。极小范围里,无数细而明亮的丝线朝着这枚光点涌过去,如同结成蚕茧,那是玄气被巨幅调动的标志。

    囚魔灵阵之外,司马月下静立,胸口的棱形贯穿伤口中蔓延出无数的丝线,它们结撰成一座繁复的玄阵,而后在玄气贯通之中运转破碎,转瞬湮灭。

    月光如旧,阵心的司马已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还能传送?”章萧烛蹙眉。

    儒冠表情认真:“在预料之中。”

    石镜之上,司马的光点闪烁消失,章萧烛抿唇凝目,果然三息之后,它再次出现了。

    编号为“七”玄气分野上,变为了两个玄气光点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松气,反而越发凝重,章萧烛拇指缓缓推着剑格,目光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至此,抛竿完成了。

    用一式突兀传送远离了囚魔地的司马暂时完成了对仙人台的脱离,如今除了这幅玄气图,确实再没有任何手段能监视到他。

    这是留给瞿烛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们仔细地分析过瞿烛的动机。

    他有一万个理由不以身犯险,但也确实会有一种可能,他必须要来见司马一面。

    如果他确实没有拿到西庭心,如果司马确实落网突然,他们还有必须交接的事情.那这就是最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两人一动不动地盯着石镜,再无任何言语,三百里的距离早已搭好节点,但有异动,章萧烛会在一刻之内赶到。

    而早已守株的十二位宗师会动得更早。

    但现在一切都只是更加静止,三百里原野风摇老树,秋夜空寂,没有任何杀机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一息、两息、三息.时间一点点过去,章萧烛和儒冠男人没有丝毫放松身体,四只眼睛死死盯着这处分野。

    但始终没有第三枚光点出现。

    八十息已过,囚魔地的常规流程发现了不对,急报已经来到了楼下,章萧烛分辨出几道骤然紧急的脚步。

    石镜之上,那枚代表司马的光点依然在静止。

    它落在潞水分流的河畔,似乎没有任何动作,只有玄气在快速恢复着,变得越来越明亮。

    司马显然也有自己的想法,他同样知道自己没有太充裕的时间,此时正迅速而有序地执行着自己的图谋。

    章萧烛依然抿唇凝眸,儒冠男人也一动不动,他们抱着最充足的耐心,不到最后一刻,绝不暴露半点焦躁。

    九十息.一百息

    司马的光点已经明亮得过分了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他夺回了一些注意力,这枚光点在酝酿的东西几乎令人心惊。

    章萧烛拧起了眉头:“.他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儒冠没有言语,也没有挪动半点目光,只紧紧地抿着唇。

    直到一百五十息。

    他阖上了眼,深深地呼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半刻已过,整个三百里,没有多出任何一枚光点.瞿烛最终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他猛地转过身,语速极快下楼道:“我们说过,无论瞿烛来不来,司马都会做出自己的最后一搏——没有时间了,即刻收网,扼杀司马!”

    章萧烛一步踏上阵心,转瞬人已在光华中消失。

    而在三百里山野中,数道玄气乍然惊林破风,如一道道笔直的利箭,同时朝着一个点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潞水分流的河畔,司马横剑在膝,玄气在近乎诡异地朝着他的身体疯狂涌入,须发飞扬,河面波动起粼粼的水纹。

    在他身前,一个勾绘出的小小阵式中正在有什么浮现出来,这是【彼岸宝筏】的取物之术。

    身后,一道脚步正在朝他走近。

    “我没准备活。”司马嘶哑道,“我们再尝试一次,然后你带走一切。”

    没有回答,他身前的阵式完成了召唤,缓缓浮现了出来的.是一颗缥缈的明珠。

    脚步从背后走到了他身旁,黑袍之人轻轻掀开兜帽,露出一张残损诡艳的繁复戏面。

    他沉默望着湖面,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目录
新书推荐: 武成年后 阴天师 新搬来的邻居 喜丧 重生之我要红 嫁给前任他哥 末世:明明超强,却说是普通人 看弹幕,炮灰女配逆袭成功 乡愁未了:奶奶的牵挂情 末世绑定灵植后,疯批她杀穿全球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