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小说网
简体 繁體 English 临时书架
首页 > 玄幻魔法小说 > 拜托,娶个白蛇老婆超酷的 > 第263章 整宿整宿的驴叫声,当真以为我听不见啊?

第263章 整宿整宿的驴叫声,当真以为我听不见啊?

目录
好书推荐: 这个法师真的狗 反派?我只想离他们远远的 重返1998 我在修仙界勤能补拙 小可怜被赶出家后,怀崽崽嫁豪门
    陆远见弓月君迟迟没有搭话,便问道:“怎么,有困难?”

    弓月君顿了顿,捏着小拇指头儿,尬笑道:“是有那么一丁点儿困难啦!不过,问题不大!”

    呵,这一生要强的男人,都化成灰儿了,还这般好面子。

    陆远啧啧嘴儿,添油加醋道:“要是不行,咱就认怂吧,不丢人!”

    “主人,第一次用咱,咱可不能让主人小瞧了咱。”弓月君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弓月君挺直胸膛,说道:“哪的话?为主人鞠躬尽碎,死而后已!”

    四名拘灵师摇晃着手中的拘灵器,对着身旁的大行子说道:“一起上!”

    九只大行子即使害怕,也要壮着胆儿上啊。

    弓月君见这些飞鸟走兽向自己扑灭,不慌不忙地摊开双掌,掌中出现雷球。

    弓月君说道:“主人,这就是雷法,瞧好了!”

    弓月君双掌拍出数道雷电轰向面前的这些大行子。

    这些飞鸟走兽也是有着五六百年道行的大行子了,面对雷电闪避起来也是极快的,

    一只杂毛鸟双翅护在身上,便能将雷电阻隔开。

    雷豹也是懂一些简单雷法,凭借敏捷的速度躲避同时,还吸收了不少雷电加持己身。

    第一轮简单的雷电轰炸后,好像并不见效果。

    众大行子们瞧着自己毫发无损,信心倍增,上千年大行子又如何?

    九个五百年道行的大行子,不就相当于四千五百年道行的大行子吗?

    “一枚导弹命中率是90%,三枚导弹命中率是270%。”

    弓月君脚趾头一紧儿,心想着:“好像有点尴尬啊!”

    陆远差点笑出声来,没好当面讥讽,便传音道:“弓月君,没了煞气,怎么拉跨了起来?”

    “黑化强十倍,洗白弱三分。”陆远摇头,不得不服这个定律。

    弓月君听着主人戏谑,心里憋着一口气呢,誓要证明自己上千年道行,靠的可不是什么黑色迷雾煞气。

    弓月君甩甩头,双手捋了捋自己秀发,露出帅气的脸,说道:“主人,瞧好吧!”

    四位大天师、两位天师紧随其后,使出“灭魂阵”。

    灭魂阵?

    陆远和弓月君很是熟悉,这是专门对付虚体大行子的招式,乐神观大长老率领一众大天师都没能镇压住弓月君。

    在这里,弓月君自然更是不惧这阵法,想凭借区区几人就要镇压,这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弓月君化掌为爪,疾驰而去,一爪劈出,爪风所到之处裹挟着毁天灭地之势。

    弓月君怒吼着、宣泄着、忍受着“灭魂阵”的威压,将面前的大行子们击退,并随手捏起一只大行子,掌中雷电源源不断地灌入大行子体内,直至将其电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陆远看了啧啧啧,这电压少说也就几千伏特了吧,寻常人一触直接给屁了。

    弓月君将手中大行子丢了出去,其中一名拘灵师见自己豢养的大行子被击晕,下意识地双手捧着去接。

    “小心,有电危险!”陆远伸手喊道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大行子身上未退散的雷电,直接将双手去接的拘灵师电直了双腿,晕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一幕,让众人不得不再次重视起来,这上千年道行的弓月君雷法真不是闹得玩的,稍有不慎就要命呢。

    陆远严肃说道:“众府卫,你们都给老子小心点!还有你,弓月君下手要有轻重!”

    弓月君也觉得委屈啊,这五六百年道行的大行子,这种程度的雷电是不致命的,谁能想到这拘灵师还傻乎乎地去接呢。

    擂台上的众府卫都恶狠狠看着弓月君,使出看家本领打斗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陆远使用悬浮术将那名被电晕的拘灵师吸到自己脚下。

    陆远弯腰蹲了下来,伸手把脉,“还有心跳,问题不大,能治!”

    陆远取出一包银针,对着这名晕死过去的拘灵师针灸了起来。

    擂台外的众人,瞧着老大将一根根长达三四寸的细针扎进了这名拘灵师体内,尤其是头部更是被扎了十数针。

    众人私语:“这些扎,会不会扎死人啊?”“谁知道呢!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”拘灵师咳嗽了几声,睁开双眼醒了过来,虚弱道:“多谢老大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“别动,稳一会儿,咱给你把身上的针取出来。”陆远专心捏着针,依次取了出来,重新放入针兜里。

    随后,陆远取出一枚丹药递交到这名拘灵师手中,说道:“切磋,误伤,谈不上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拘灵师接过丹药,便吞服了下去,十数秒后,便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感受下有没有什么变化?”陆远问道。

    这位拘灵师盘腿而坐,只觉得身体无比轻盈,体内经脉更是顺畅了不少,似乎这都是老大的功劳。

    这位拘灵师开口感激道:“老大,咱”

    陆远关心这名拘灵师伤势之时,一名天师倒飞而来,重重砸在了这名拘灵师身上。

    这位拘灵师话都没说完,只“啊”了一声,便被砸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倒飞而来的天师感觉自己腚下面有个肉垫,右臂杵着地想要站起来,“老.”话未说完,便也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蹲着的陆远转身恶狠狠地看着弓月君,弓月君尴尬地直行礼,说道:“抱歉抱歉,咱注意.”

    弓月君一边对着陆远行礼道歉,一边躲避着众人、众行子的攻击。

    陆远无奈,只好再次医治起来。

    “吼吼吼!”那雷豹瘸着一条腿儿哀嚎着走到陆远身旁,随后趴在地上舔舐着伤口。

    陆远正忙着医治天师呢~

    这雷豹也是有灵智的,知道眼前之人能治病,便拿号等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”折了翼的杂毛鸟落在了雷豹身上,还翘着两只爪子。

    雷豹扭头看着杂毛鸟,仰头吼叫,声音中透露着对杂毛鸟的嘲笑之意。

    弓月君源源不断地向自己的主人运送着伤员或者受伤的大行子,这可让陆远忙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擂台外的众府卫们,几乎都不怎么懂医术,也无法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不到半天的功夫,弓月君略胜于对方,挺着胸膛离地二十几厘米飘来飘去,嘴里絮叨着:“主人,快夸夸我!”

    “夸?我夸你个锤子!”

    陆远用手轻轻一使劲儿,便将脱臼的手臂给大天师续上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大!”大天师捂着自己手臂说道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,陆远才将受伤的人和大行子都治好,此番也消耗了不少治疗丹。

    陆远站于擂台之上,替弓月君对众府卫道了个歉,弓月君下手没有轻重,自家人还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众府卫齐声高喊:“老大威武!”

    在众府卫眼中,弓月君就是老大豢养的大行子,就是老大实力的一部分,有这般实力的老大,必将带领他们创出一番事业。

    陆远抬抬手,稳住场面,说道:“大家的努力,咱都瞧在眼里。关于任务一事,尔等要候着咱的指令,如有需要即刻出发!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大!”

    “都散了吧,今儿,大家都辛苦,这是一千两的银票,大家分一分,吃顿好的。”陆远从怀中掏出一沓银票递给一旁的刘五哥。

    “谢,老大!”

    陆远下了擂台,来到媳妇儿身旁。

    苏璃烟在陆远腰部拧上一圈儿,嗔怒道:“要去哪里?怎么不跟咱商量?刚回来,哥你就乱跑,也不看看你的女人们都答不答应!”

    苏璃烟这是在为两位姨儿和顾紫悦打抱不平,明明知道两位姨儿一直守在府中翘首以盼,这才回来几日啊,就又要外出。

    陆远握着媳妇儿的手从自己腰部脱离开,笑着说道:“顾高煦,想来快到象岛了,咱算得他应该会遇到一些麻烦,很有可能就让咱去救援呢。”

    苏璃烟听了哥的一番详细描述,知道了前因后果,咬牙切齿道:“小东洋人,胆敢犯咱国边界,该杀!”

    陆远搂着苏璃烟的小蛮腰,揉扭着不多的腰肉,说道:“媳妇儿尚有爱国之心,咱自然不甘落后呢。”

    苏璃烟轻声附耳说道:“哥~你若去,咱也去!”

    陆远点点头,“行!这次媳妇儿说得算。”

    陆远临了离开武堂前,对着一名亲信说道:“这几日,从泰宁城或者附近县城里,寻一批可靠的大夫,几百号人行军可不能少了大夫啊!”

    陆远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还有,采购一批草药,不要心疼花钱,一切花销从陆府库房里出。”

    “是,侄少爷,咱这就去办!”亲信拱手说完,便转身离去,心想着:“侄少爷也是要有大行动啊!”

    陆远搂着苏璃烟便上了回城的马车,马车轿子里苏璃烟问道:“哥,今晚打算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陆远想了想,说道:“今晚就好好休息吧,今儿该轮到谁来伺候咱了?”

    苏璃烟贴着陆远的身子,纤细手指划着陆远的胸膛说道:“哥~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,也该轮到咱了啊。”

    陆远掀起苏璃烟的裙口,将手寻了进去,时不时一动一动的,面露为难的神情说道:“哦~咱女儿蹦蹦不是还跟媳妇儿你在一间房吗?不方便,不方便.”

    苏璃烟双腿儿一并,使其更紧凑一些,以此来夹住陆远的手,撅嘴抬头说道:“哥,今晚儿蹦蹦跟娘一个屋,我和娘都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陆远假装勉强的样子,不曾想媳妇儿也就急的一天。

    见陆远不为所动的样子,苏璃烟撅着嘴,继续说道:“哥,你变了!”

    陆远手上不停儿,问道:“媳妇儿,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以前那么希罕我了,现在都不愿意跟咱一起过夜了!”苏璃烟挺着身子,撅嘴却紧闭着唇齿,生怕自己没忍住再“哼唧”出来。

    陆远心里想着:“这几天,没有跟媳妇儿住在一起,瞧来是真的渴了。”

    苏璃烟一个飞扑,将陆远撞倒在马车轿子里的一角儿,贴脸说道:“哥,你要是今晚有事不行的话,现在就从了咱吧。”

    未等到陆远做出任何表态,不受控制的苏璃烟便按住了陆远,一双妖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陆远,摄人心魄,仿佛在说:你要是再不捅我,我就要吞你了!

    陆远喉结上下一动儿,咽了下口水,说道:“媳妇儿,你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,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苏璃烟扯着陆远的腰带,说道:“咋了?整宿整宿的驴叫声,当真以为我听不见啊?”

    那玩意儿,听多了也上火不是吗?

    苏璃烟的房间距离赵巧儿的房间并不近,奈何苏璃烟的听力极为敏锐,听得赵姨叫声那是一个一清二楚啊,想入睡都入睡不得。

    蹦蹦才一岁多的年纪,就开始睁着大眼睛问自己娘亲了:“娘亲,是什么在叫啊?”

    每次,苏璃烟都会哄骗蹦蹦说是隔壁邻居养得一头小母驴,然后施法封了女儿的听感。

    对于,苏璃烟很是惭愧,对自己女儿这样说赵姨。

    陆远贱兮兮地说道:“哦~~~原来是这个原因啊,在这马车上也不是不行,毕竟也不是头一遭儿了。”

    苏璃烟说道:“那还等什么啊,就差你的法器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!媳妇儿的要求,咱还是要听得!”陆远翻身换了个姿态.

    跟随陆远马车后面的两位亲信,扬起马鞭儿抽了几下马腚,喊道:“驾!”

    两名亲信一左一右追了上来,左边亲信对着马夫说道:“我说,老王,平日里驾马车挺稳的啊,今儿怎么净走些坑坑洼洼的地方?”

    右边亲信补充道:“就是,老王,你瞧瞧这轿子一前一后地晃着,都要把侄少爷和侄少奶奶晃吐了!”

    马夫老王委屈巴巴道:“两位儿,真不是咱驾车不稳,也不是这路不平,而是这马儿它不听话啊。”

    马夫老王指了指马说道:“两位儿,您们瞧,这马儿走两步停一步,这马车走起来自然是顿顿卡卡的了。”

    陆远亲信说道:“行了,行了。别找理由了,要是晃得侄少爷在马车里吐了,你就担着点吧。”

    临了,到了陆府门口,陆远吐了几口,全撒在了苏璃烟身上。(本章完)

    
目录
新书推荐: 阴天师 新搬来的邻居 喜丧 重生之我要红 嫁给前任他哥 末世:明明超强,却说是普通人 看弹幕,炮灰女配逆袭成功 乡愁未了:奶奶的牵挂情 末世绑定灵植后,疯批她杀穿全球 神雕:开局独孤九剑,陆地剑仙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