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小说网
简体 繁體 English 临时书架
首页 > 武侠修真小说 > 长生从学习开始 > 第八百九十七章 一波三折的关键

第八百九十七章 一波三折的关键

目录
好书推荐: 这个法师真的狗 反派?我只想离他们远远的 重返1998 我在修仙界勤能补拙 小可怜被赶出家后,怀崽崽嫁豪门
    咔嚓……

    漫天风雪间,一道细微的破碎声掺杂其中,随风雪席卷,转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而紧随而现的,则是一股强烈的空间波动,只不过,同样也只是一瞬之间,这一股迸发的空间波动,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冰晶云台尚存,楚牧从天而降,端详着手中的太上令符,再看向天穹,似也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界内外穿梭,只要具备固定的牵引,亦或者坐标,便可摆脱那错乱传送……”

    稍稍思索,便已是彻底明悟。

    楚牧袖袍一卷,冰晶云台破碎,风雪卷过,便随风雪席卷,消失在天穹之间。

    而本伫立于此的一袭青衫,则只剩下阿些许残影随风雪席卷而消散。

    山林之间,楚牧从天而降,尽直踏入洞府之中,洞开的石门,亦缓缓闭合,重归于浑然天成之态。

    洞府中,点点荧光由外至内相继亮起,一道无形波动从幽暗石道深处席卷而来,悄无声息的拂过楚牧周身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股波动消散,石道深处,那极尽压抑的灵气波动,才缓缓收敛消失。

    在这一条幽暗且狭长的石道尽头,那一尊雷狱傀儡,赫然伫立于石壁之前。

    那一股探测波动,自然也是源于这一尊雷狱傀儡。

    稍有异常,这一尊雷狱傀儡,便会在短短刹那,倾泻出毁天灭地的恐怖威能。

    虽说这个可能性,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但在眼下这般时局,也容不得他有一丝一毫的懈怠。

    今非昔比,如今的长生宗,可不是曾经那坐拥近二十尊元婴太上的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寥寥数尊元婴太上,他这尊新晋元婴太上,还在那秘境之中宰了一尊元婴妖魔,在如今的时局之下,可完全是风头正盛。

    天之衍化,谁也不知道,会不会真的针对于他。

    再者,这蓟州城也好,这镇守府也罢,一切的防御,皆是源于长生宗的那一个磅礴体系。

    而这个体系,他的权限,也只是源于被赐予,而非他掌控。

    一旦出现万一,意味着什么,自然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在这石道尽头,除了这尊雷狱傀儡以外,则是两扇规格形状皆一致的暗门。

    一为生,二为死。

    两者变幻不定,需特定的秘术激发,方可入生门。

    如若不然,不管入那一扇暗门,那就必然都为死地。

    则是此洞府的第三道防护。

    外围阵法,内部傀儡,暗门,兼顾内外,也勉强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了。

    楚牧抬手掐诀,一道法诀落下,便没入其中一扇暗门之中。

    暗门之后,也并无其他布置,一方简陋山洞,除了洞壁之上那闪烁着流光的无数铭文阵禁外,便再无其他特殊。

    那一枚灵宝蒲团显现,楚牧盘膝而坐,闭目调息,一抹灵辉加持之下,飞速的梳理着尚有几分杂乱的思绪。

    许久,楚牧才缓缓睁开眼眸,心念微动,一枚巴掌大小的雕塑悬于掌心。

    雕塑通体黝黑,这种黝黑夜色,也非是正常的黑暗,而是若深空黑洞般能吞噬一切的黑。

    雕塑似为木质,但又带着浓浓的金属阴寒之感,但若细细窥视,必然也可察觉此雕塑内敛的浓浓邪恶混乱。

    这一种邪恶混乱,于他而言,也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当年初入那东湖秘境,那一方魔域世界通道门户汇聚的无穷真魔之气,至今,他可都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而雕塑的形态,则更是诡异。

    乍一看而去,就好似一寻常妖魔形态,且还栩栩如生,可若细窥而去,又好似迷雾重重,根本难辨其真容所在,又好似有无数不同的形态面容,每一眼,皆不同!

    就好似不可名状的诡异存在。

    此物自然是源于长生宗主,也是长生宗主不惜亲自驾临燕云的缘由所在。

    按长生宗主在界外的交代来看,此雕塑,则是辨别妖魔的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持此雕塑,便可分辨出潜藏于人之中的妖魔。

    但仅仅只是如此,意义显然不大。

    毕竟,此宝事关重大,整个长生宗,也仅仅只有两尊,也不可能交予寻常弟子去辨别。

    要是让他持之,凭他一人之力,那纵使昼夜不休,所能影响的范围,也并不大。

    但围绕此宝,却可构筑出一個监测体系。

    等于就是,可以这件辨别妖魔之宝,添上一个增幅器,将其可辨别的范围扩大。

    在长生山门,便将此宝契合于天机塔之上,借天机塔独特的测灵功效,直接将此宝的检测范围,扩大到了方圆数十万里。

    只要妖魔入检测范围,就立马会被检测而出。

    而此宝的来源……

    楚牧神色凝重,抬指触向木雕,可就在指尖即将触碰到木雕之时,却好似有一层无形薄膜阻碍,再难寸进丝毫。

    但这一道薄膜,却也未阻碍太久,仅仅瞬息间,薄膜破碎,那本极尽内敛的邪恶混乱,顿时肆无忌惮的迸发显现。

    楚牧猛的聚拢神识,已至元婴之境的修为,亦轰然迸发,肆无忌惮的朝着这一尊木雕笼罩而去。

    当神识触碰到木雕的瞬间,楚牧便止不住的闷哼一声,脸色瞬间煞白,丝缕血渍亦于嘴角渗出。

    楚牧却好似未曾察觉一般,携带着凌厉刀意锋锐的神识,依旧肆无忌惮的朝着木雕笼罩而去,欲一举破开这重重迷雾,窥视到其中的木雕内在。

    一抹灵辉加持之下,神识感知的敏锐瞬间拔高了不止一个层次,可如此之下,他承受的压力,明显也暴涨了数倍不止。

    煞白的脸色已是近乎狰狞,额头青筋暴起,眼,鼻,耳,也尽皆渗出了丝缕血渍,已是近乎实质的刀意锋锐,更是不堪重负的颤鸣着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僵持仅仅数息时间,随着一声沉闷轰鸣炸响,刀意骤散,那迸发的汹涌气势,亦随之崩散。

    楚牧如遭重创,看向这枚木雕的目光,似难掩忌惮,又似有着浓浓的炙热。

    这能辨别妖魔的木雕来源为何?

    长生宗主已清晰道明。

    木雕的外在,是以一尊四阶妖魔铸就,能利用增幅将探测距离扩散至数十万里,也是因这四阶妖魔之因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也只是表象。

    真正造就了此木雕能辨别妖魔的核心,则是在于那传说中的天衍圣兽。

    此木雕,蕴含了那尊天衍圣兽的一气神魂气息!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源于天衍圣兽的一丝神魂气息,才铸就了此木雕对妖魔的精准辨别。

    毕竟,天之衍化纵使再玄妙,也是源于天衍圣兽。

    以天衍圣兽辨别这源于天之衍化的妖魔,自然就是顺理成章之事。

    而这一丝天衍圣兽的神魂气息,则是来源于那妖魔玄城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关键,则是在于徐凌天这尊剑道元婴。

    按长生宗主所言,在长生秘境之中,徐凌天的那求死攻势,本来是在于解决侵蚀徐凌天的他我。

    按他与徐凌天商议的解决之法,则是在于大破大立,置之死地而后生!

    即强行将他我与本我切割,献祭徐凌天的一身剑意,强行在短时间内驾驭他我,完成求死攻势!

    如此一来,既为长生宗添了一张底牌,又顺势借妖魔之手将他我泯灭。

    虽说如此之法实施后,会导致徐凌天修为跌落,重创垂死,但显然,他我被泯灭,被侵蚀衍化的祸患,也就此解决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实施,无疑极其顺利。

    从徐凌天出现,到“他我”陨落,仅仅数息时间,甚至差点便逆转了战局。

    计划很完美,结局也很圆满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数息时间里,徐凌天,或者说,以徐凌天一身剑意强行驾驭的他我,却出现了些许异动。

    即在那一剑刺入玄城妖魔之躯后,他我骤然异变,从而导致了那必杀一击未能得逞,也正是如此,才有了那玄城后续的妖魔之躯蜕变。

    这一个异常,自然也就被长生宗主所知晓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才让长生宗主决心要擒住玄城,甚至连崩碎长生秘境,也在他的预想之中,从而借此屏蔽天衍可能存在的感知。

    而这一个临时计划,无疑极其坎坷。

    若非他异军突起,说不得长生宗数万载传承,也就此断绝了。

    而随着他的出现,长生宗主的计划,进行的无疑也极其顺利。

    以青莲剑阵镇压众妖魔,逼迫妖魔玄城崩塌秘境,屏蔽天衍感知后,再展开追杀。

    而至这一步,却也再现异常。

    玄城妖魔之躯再度异变,一对一的情况下,还没有古宝相助,竟也硬生生的从长生宗主手中逃脱。

    庆幸的是,玄城虽逃出生天,但他的那一具妖魔躯体,却也被长生宗主斩下大半。

    而随后,根据徐凌天提供的些许异常信息,长生宗主便在界外对那半具特殊妖魔之躯进行了研究。

    界外的屏蔽,显然极度有效。

    短短数天,长生宗主便察觉到了端倪。

    最终,半具妖魔躯,便提炼出了一缕天衍圣兽的神魂气息。

    而这一缕天衍圣兽神魂气息,则被一分为三。

    长生山门一丝,前线战场一丝,燕云山脉一丝。

    三点汇聚,监控的范围,则多达数百万里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目录
新书推荐: 武成年后 阴天师 新搬来的邻居 喜丧 重生之我要红 嫁给前任他哥 末世:明明超强,却说是普通人 看弹幕,炮灰女配逆袭成功 乡愁未了:奶奶的牵挂情 末世绑定灵植后,疯批她杀穿全球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