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小说网
简体 繁體 English 临时书架
首页 > 都市言情小说 > 官途:权力巅峰从纪委开始 > 第158章 她是痕迹鉴定专家

第158章 她是痕迹鉴定专家

目录
好书推荐: 这个法师真的狗 反派?我只想离他们远远的 重返1998 我在修仙界勤能补拙 小可怜被赶出家后,怀崽崽嫁豪门
    “哦,我忘了,云东不认识你。那我来正式介绍一下。她就是新调临县公安局的卫敏局长,以前是省会刑警队的,比你早调来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杜书记介绍的很简略,但秦云东觉得奇怪,杜书记不是一个喜欢交际的人,卫敏既然才来一个月,杜书记怎么就能选中她一起吃饭呢?

    “今天的欢迎会我没有参加,因为我昨天被中山市临时征调去参加刑事案的研讨会了,我也是刚下火车就赶过来向秦书记赔罪。”

    卫敏紧跟着解释,同时向叶安妮点点头,算是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“卫书记言重了,你是临县政法委书记兼任局长,咱们都是班子成员,你这样说,我哪还敢坐下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说归说,众人还是按官职大小落座,只不过叶安妮是秦云东的女朋友,自然就挨着秦云东坐下。

    “云东书记好年轻啊,你比我还小三岁,今后也就没有人说我年纪小了。”

    卫敏接过杜书记递来的香烟,很自然地叼在嘴上。

    此时,秦云东才仔细打量着卫敏。

    一头乌黑的短发,衬托着她素颜的白净清丽,神情端庄又隐藏着几分不羁,透出骨子里的傲气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人平时肯定是干练而果断,绝不允许拖拖拉拉和迟疑犹豫,倒是非常适合干警察这个职业。

    袁队长接话介绍说,卫敏是省里有名的痕迹鉴定专家,通过对蛛丝马迹的辨识就能迅速破案,省厅多次想挖她,没想到卫敏却选择下基层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女神探啊,失敬失敬。不知道中山出了什么了不得的案子要请卫书记出马助阵呢?”

    秦云东既是奉承又是好奇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卫敏用食指和中指夹着的香烟指了指秦云东。

    “是关于你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……你指的是艾迪?”

    秦云东只是稍稍转念就猜出卫敏表达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秦书记真是料事如神啊。”

    卫敏一对眸子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很显然,她很惊奇秦云东的反应速度会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艾迪的死有结论了吗?”

    秦云东来了兴致,他一直对艾迪的死非常疑惑,现在正好有专家在场可以答疑解惑。

    “喂,大家吃饭是为了开心,还没有正式开吃就谈死人,真够晦气的。云东还有小娇妻在这里,说这些也不怕她晚上做恶梦。今晚不许提工作,咱先走一个。”

    杜书记直接打断他们。

    众人都笑着答应,一起举杯。

    大家随意天南地北聊了一会儿天,杜书记自己先破坏规矩,开始谈论起雷霆行动队临县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这次行动真是前所未有,我以为临县干部队伍够清廉的了,没想到会倒下一片。县长进去了,管委会主任跳楼了,公安局长被降职了,我真是始料未及啊。”

    杜书记大发感慨。

    秦云东安慰他说,从全省所有县的情况对比看,临县的确不算严重。

    原县长杨期虽然被留置,但查出的都只是个人作风问题,属于比较严重的违纪,但构不成犯罪。虽然肯定会丢官,但也不至于起诉。

    “杨期太可惜了,一身的本事,就是被感情所累,终究毁了自己,也毁了张丽。”

    杜书记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秦云东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上任之前就看过杨期的案子,知道张丽是他的情人。杨期默许纵容了张丽的贪渎,结果才让两人都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“我对杨期的案子有一点儿困惑。临县高新区没有发展起来,管委会是个清水衙门,张丽想贪也贪不出多少钱,她的罪行并不算严重,为什么偏偏会选择自杀呢?”

    杜书记摇摇头,他也不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按说,全省被查出的贪腐干部远超张丽程度的有很多,但他们都没有选择自裁,张丽这么做令人费解。

    “犯罪嫌疑人采取的手段,往往和他们的生活经历,以及心理暗示有关。所以不应该用整体来判断个体,我判断是张丽的个性,或者在最后关头的应激反应导致她选择走极端。”

    卫敏很自然地发表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袁队长听着却直摇头,张丽自杀后,是他侦查并审结,自然对案情很了解。

    “张丽属于温柔型的女人,她的家庭背景是知识分子,而且雷霆行动是秘密行动,所有涉案人员都是直到被抓还不知所措,张丽也不可能提前听到风声。但她偏偏就在纪委行动前的一个小时跳楼。”

    秦云东疑惑地问袁队长,既然有疑问,为何还是结案了?

    袁队长解释说,经过调查,排除了张丽之死的其他原因,她也没有在跳楼前接触过其他人,加上省里催促的急,所以最终还是以自杀定案。

    既然绕不开工作话题,秦云东索性又向卫敏询问艾迪之死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艾迪是死于谋杀,这一点可以确认无疑。”

    卫敏毫不避讳地直接回答。

    秦云东为之一振,这个结论和他的猜测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证据证明艾迪死于谋杀?”

    “艾迪的房间太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艾迪包酒店房间是为了寻欢作乐,平时也就中午有服务员打扫卫生,其他都是艾迪鬼混时间。但艾迪死亡时,房间非常干净,从卫生间到客厅都被认真打扫过,甚至门把手也擦的很彻底。”

    卫敏笑着看秦云东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有人谋害艾迪之后,为了避免留下线索才会仔细清除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这样。而且我在红酒杯中发现其中一个擦拭的最干净。如果是服务员打扫卫生,她要么都擦干净,要么一个也不擦,因此说明有人曾在艾迪死亡之前在房间里喝过酒。”

    秦云东单手托腮想了想,忽然拍了一下餐桌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凶手和艾迪非常熟悉,而且也非常有把握行凶过程里不会有其他人进入,所以凶手才能从容不迫清理现场,这一下子就把侦查范围缩小很多。”

    卫敏看了看袁队长。

    袁队长微笑点头,仿佛是说他早领教过秦云东的逻辑推理能力。

    秦云东急切地问:“你们是不是已经知道是谁谋杀了艾迪?”
目录
新书推荐: 全球降临:带着嫂嫂末世种田 从灵魂熔炉开始 小师妹太内卷,爆改合欢宗 扮演恶毒女配,男主对我深情沦陷 大仙掐指一算,退婚方能暴富 大诡仙 咒禁之王 肝成人间武圣 同时穿越:在诸天成为传说 身为顶流的我,一心只想吃软饭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