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小说网
简体 繁體 English 临时书架
首页 > 都市言情小说 > 冥皇下山,祸害绝色未婚妻 > 第786章 荡平栖霞寺,一雪前耻!

第786章 荡平栖霞寺,一雪前耻!

目录
好书推荐: 这个法师真的狗 反派?我只想离他们远远的 重返1998 我在修仙界勤能补拙 小可怜被赶出家后,怀崽崽嫁豪门
    跟在陶宇身后的两个光头保镖,环抱双臂,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岭南陶家。

    那绝对是超一流的世家。

    虽说比不上王族。

    但其底蕴,却是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“喂,小丫头,还不赶紧撅起屁股,趴在护栏上,等候我家少主的试驾。”其中一个光头保镖,忍不住调侃道。

    陶宇怎么也没想到。

    在这崎岖蜿蜒的山路上,竟还能遇到这种极品萝莉。

    而陶宇,之所以强行变道,也是为了逼停陈渔。

    所谓食色性也。

    陶宇没别的爱好,就是好色成性。

    “小渔,阉了他们!”坐在后座的陆凡,眼神冰冷,对着陈渔下着命令。

    陈渔呲牙笑了笑:“好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阉我?”

    陶宇指了指他的鼻子,忍不住捧腹大笑:“真是笑死本少了!你可知本少是谁?岭南陶家听说过吗?天丹药业听说过吗?想阉我陶宇,你们可真是敢想呀。”

    天丹药业。

    那可是大夏的龙头企业,市值高达万亿。

    据传,天丹药业有着军方背景。

    也是镇狱军的供应商之一。

    像镇狱军训练所需要的丹药,就是由天丹药业提供。

    “这跟我要阉你,有什么关系吗?”下了车的陈渔,抽出后腰插着的双刃镰刀,狠狠砸到陶宇的裤裆。

    嘭噗。

    鲜血喷溅。

    只听陶宇惨叫一声,捂着流血的裤裆,慢慢跪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“臭丫头,你找死!”

    负责保护陶宇的光头保镖,施展金刚掌,率先攻向陈渔。

    嘭噗。

    嘭噗。

    两道鲜血喷溅,却见那两个光头保镖,被陈渔用双刃镰刀砸爆脑袋,最后一脚踹下悬崖,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“啊,你……你死定了!”跪在地上哀嚎的陶宇,指了指陈渔,怒道:“他们可是栖霞寺罗汉堂的弟子!”

    “聒噪!”陈渔懒得废话,抡起双刃镰刀,就朝陶宇的脑袋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刹那间。

    鲜血喷溅。

    陶宇当场昏死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他的身下,就多了一滩鲜血。

    等教训完陶宇,陈渔才收起双刃镰刀,转身上了车。

    陈渔不解道:“主人,为什么不杀了他?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看看,陶家的后台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一个纨绔子弟,竟能让栖霞寺罗汉堂的弟子贴身保护,真是令人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陆凡说出了他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据传,栖霞寺早已不再过问江湖事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来,事情并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如今的金陵,水真是越来越深了。

    等到陆凡的车子驶离,却见一支豪华车队,陆续驶了上前。

    “母妃,好像是陶家的车。”坐在副驾的楚天渊,指了指打着双闪的劳斯莱斯,扭头看着闻暮雪说道。

    闻暮雪皱眉道:“下车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母妃。”楚天渊急忙下车,朝着陶宇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陶宇,伤得极重,先是被阉,后又被利器砸破脑袋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陶宇睁了睁眼睛,抬头看向楚天渊。

    楚天渊淡道:“楚天渊!”

    “世子?”

    陶宇眼睛一热,激动道:“世子,您可得替我做主呀!”

    楚天渊疑惑道:“陶少,是谁伤的你?”

    “一个臭丫头!”陶宇顾不得擦拭脸上的鲜血,咬牙切齿道:“本少一定要她血债血偿!”

    楚天渊缓缓起身,若有所思道:“这条路是通往栖霞寺的,想要在栖霞寺杀人,简直比登天还难。”

    众所周知。

    栖霞寺是千年古刹,禁止杀生。

    而且呢,栖霞寺还有个扫地僧。

    其实力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若是有谁敢在栖霞寺杀人,他绝对不会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陶宇捂着裤裆,咬牙切齿道:“世子,您有所不知,我叔叔正是罗汉堂堂主,他要杀谁,谁就得引颈受戮。”

    楚天渊忍不住问道:“你叔叔的法号可是观棋?”

    陶宇皱眉道:“世子,你认识我叔叔?”

    楚天渊如实说道:“不瞒陶少说,本世子此次前来,就是想招揽你叔叔,为我楚家效力。”

    “请世子放心,我一定说服我叔叔,为你效力。”陶宇眯了眯眼,他也是有私心的,据他所知,楚天渊是最有可能继承镇狱王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抱大腿,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其实呢,岭南陶家早都想入驻金陵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样,陶家才派了观棋拜入栖霞寺,趁机招揽武僧,为陶家所用。

    不知有多少武僧,经不住诱惑,上了陶家的贼船。

    偌大的栖霞寺。

    人影绰绰。

    前来上香祈福的人,更是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刚一进栖霞寺,就见一个穿着灰色僧袍的老者,正在门口扫落叶,他扫得很仔细,不肯放过一角一落。

    “八嘎,臭老头,你是怎么扫地的,把我的木屐都给扫脏了。”这时,一个穿着武士服的倭人,突然踩住老僧手里的扫帚,爆了声粗口。

    老僧气定神闲,淡道:“施主,我栖霞寺,不欢迎倭狗,还请你立刻离开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随行的几个倭人,顿时大怒,纷纷拔出腰间的雷切刀,就要上去砍死那老僧。

    但就在此时,陆凡等人突然冲上前,护在了老僧身前。

    陈渔手执双刃镰刀,怒气冲冲道:“佛门圣地,岂容你们这些倭狗乱叫。”

    “八嘎,臭丫头,这要是在倭国,你早都死了。”领头的倭人,指了指陈渔的鼻子,趾高气扬道:“我叫雾隐魁,是雾隐家族的人,不想死的话,就给我跪下。”

    嘭噗。

    突然,陈渔一脚飞踢,将那个领头的倭人,给踹飞十几米远,最后重重落到台阶上,急速向山下滑去。

    “一起上!”

    “天皇殿不可辱!”

    其余几条倭狗,纷纷跳出,杀向了陈渔。

    就这几条倭狗,哪会是陈渔的对手。

    三下五除二。

    那些倭狗就被陈渔用双刃镰刀,砸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“八嘎,你们栖霞寺,真是好大的狗胆,竟敢打我天皇殿的人。”说话间,四个腰挎雷切刀的倭人,踩着木屐,弹跳着上前,稳稳落到陆凡等人面前。

    眼前这四个倭人,实力不俗,竟有着神忍的实力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些个倭狗,来栖霞寺做什么。

    陈渔扛着双刃镰刀,怒道:“你们是不是眼瞎?老娘不是栖霞寺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在乎这些细节,我是在栖霞寺受的伤,那罪魁祸首,就是栖霞寺!”这时,雾隐魁拔出腰间挎着的雷切刀,边走边说:“我天皇殿今日,就是要荡平栖霞寺,一雪前耻!”

    “八十年前,你栖霞寺抢走我天皇殿的镇殿法器破魔箭与破魔弓!”

    “现在也是时候物归原主了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雾隐魁与其余四名神忍,飞身跃起,以五芒星的站姿,将那名扫地僧团团围住。
目录
新书推荐: 全球降临:带着嫂嫂末世种田 从灵魂熔炉开始 小师妹太内卷,爆改合欢宗 扮演恶毒女配,男主对我深情沦陷 大仙掐指一算,退婚方能暴富 大诡仙 咒禁之王 肝成人间武圣 同时穿越:在诸天成为传说 身为顶流的我,一心只想吃软饭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