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小说网
简体 繁體 English 临时书架
首页 > 武侠修真小说 > 荡魔 > 第一卷山鬼谣 第二十三章 钥匙

第一卷山鬼谣 第二十三章 钥匙

目录
好书推荐: 反派?我只想离他们远远的 我在修仙界勤能补拙 重返1998 诡异命纹:开局铭刻十大阎罗 苟在异界成武圣
    可惜砍了空,床上并没有人。

    仇高讶异,摸了摸床铺,没有丝毫温度,证明此家的主人今夜没有回来睡觉。

    “奇怪,分明看到他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我要空手而归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、不行,收了人家的四两定金,必须保质保量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,尚有六两银子没给我,医药铺那根十年龙须草,我势在必得!”

    “有了它,大概又能向中品锻体跨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我实在太想进步了!”

    他像是疯魔了似的,绕着赵蟾家中摸了一圈,把能藏人的地方悉数乱砍一气。

    尤其是存放衣服的衣箱,砍了个稀巴烂,衣服散一地,那本私塾先生抄写的《琼林》,幸运的不曾挨刀。

    仇高喘着粗气,打定主意留在此地。

    他就不相信了。

    一个无爹无娘的少年,还能不回家?

    寻到一份吃食,仗着星月光辉一看,竟然有肉有菜有饭,仇高立即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白玉卿与白幼君站于房顶,遥遥望着仇高在赵蟾家里胡作非为。

    白幼君气的鼓起脸蛋:“阿姐!那混蛋把我买给郎君的吃食吃了!”

    “再买一份不就是啦?”

    “不行的,每份吃食都代表了我的心意!那混蛋糟蹋了我送予郎君的心意!”

    白玉卿被她的胡搅蛮缠气笑了。

    “阿姐、阿姐!你给我做主!”

    “安心,你的郎君会为你做主的。”

    白玉卿乜向另一边,阿萍也站在房顶上,亦是关注仇高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月光照在他额头上的剑痕,稍显狰狞。

    阿萍相貌看似普通,其实五官耐看,要是钟情于女子,定会成为花丛圣手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。”白玉卿挑了挑眉头,英姿飒爽。

    她是极美的仙子,却有巾帼不让须眉的英气。

    白幼君则是俏皮婉约,樱桃小嘴微微一嘟,立刻便能叫人心疼,想着赶忙把她哄开心。

    两姐妹站在一块,各有千秋,然而,身着白裙的白玉卿比起白幼君,更加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“斩杀一头老蛟,受了点伤。”阿萍不无威胁道。

    白玉卿哂笑:“原来大山深处的那头老蛟是你杀的,忘情川离此最近,应是那里的蛟族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呵,忘情川蛟族都是一群上不了台面的废物,为杀一头老废物而受伤,你也只比废物强一点点,不过在我看来,你和废物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妖孽!你放肆!”阿萍动怒。

    白玉卿揶揄道:“些许闲言碎语都忍不了,玄微宗教弟子的本事确实不行,怪不得门内腌臜事那般多。”

    阿萍平复心绪。

    并非受不了闲言碎语,因是白玉卿、白幼君明目张胆进了游居镇,根本在挑战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“你们姐妹受天地钟爱,与人无异,何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自己是天公?你管得着吗?”这次不是白玉卿,是白幼君出言讽刺。

    阿萍刚要回击,赵蟾走进弄岁巷。

    已经丑时了,天要亮了。

    少年走的很慢。

    每一步都像是试探。

    他来到自家大门边。

    驻足许久。

    犹如这不是自家宅子,是龙潭虎穴!

    阿萍与白玉卿凝望着赵蟾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两人的态度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白玉卿是在考教赵蟾。

    家中藏着要杀他的刽子手,这个山野长大的少年能否躲过一劫,乃至将其反杀?

    阿萍对他倾向于一种好奇。

    无权无势无背景的少年,拥有一件疑似法宝的桃枝,心性沉稳、胸有城府,谢师妹如此一位刻薄寡恩、两面三刀的人都对其另眼相待。

    唯有白幼君真的在担心赵蟾。

    她紧张的双手合抱在胸前,忐忑不安的半张着樱桃小嘴。

    赵蟾牵动她的心绪,不禁乞求道:“阿姐,我去帮帮郎君可好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三人望着赵蟾踌躇在自家门前。

    他背着的青蛇剑,阿萍和白玉卿皆不以为意,不过是采气境修行者加持了少许法力而已,他们的视线更多落在桃枝上。

    赵蟾会不会用桃枝斩杀埋伏的外乡人?

    毕竟他未曾解下青蛇剑,三尺余长的桃枝斜插腰间,抬手就能握住。

    游居镇的鸡鸣此起彼伏,有些恼人。

    赵蟾仿佛融入了黑夜里。

    跳跃于树枝上的喜鹊,清啼数声,似在催促他开门。

    手放在门锁上,和往常一样,他习惯性的将门锁拿在手里,之后再进到院里反身关紧大门落下门闩,把锁放在床头的窗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却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他推门的气力太小了些,只推开一条窄窄的缝隙。

    门内有不易察觉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赵蟾猛然推开门。

    一柄刀划破夜幕当头砍下。

    他仿佛早有预料,电光火石之间,侧身避让刀锋,不给仇高再次抡砍的机会,扭头便跑,半点没有追杀狼群、力搏虎妖的风采。

    仇高跨门冲出,刚看见赵蟾奔跑在黑漆漆巷子里的身影,一块硬物猛然砸到他的鼻子,鼻血霎时流出来,眼泪亦是汩汩往外冒。

    抹了把鼻血,低头一看,居然是门锁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我宰了你!”

    仇高提着大刀,紧追赵蟾“逃离”的方向。

    站在房顶观望的白幼君长呼一口气。

    郎君推门之时,是最危险的时候,一旦他没有任何戒备,埋伏的仇高就能轻易杀了他。

    万幸,郎君躲过去了。

    白幼君不禁感谢天公保佑,并且祈祷郎君顺利渡过这一劫。

    白玉卿挑着眉头,对白幼君说道:“走,跟上他们。”

    大概白幼君太过担忧赵蟾,觉得呼吸不畅,竟是一句话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赵蟾躲过第一刀后,有机会可以反杀外乡人,为何他没有这么做?”白玉卿呢喃自语,“难道是吓傻了?不曾察觉这转瞬即逝的机会?还是他的中品锻体境是花拳绣腿,连下品锻体境的外乡人也打不过。逃跑倒挺快的。

    青妹啊,我或许看错人了,赵蟾的确不适合成为钓山鬼的饵。他这样会是肉包子打狗,一去不回。”

    “阿姐,你别着急。”

    两姐妹远远跟着一前一后跑出镇子的赵蟾、仇高。

    “嗯?”白玉卿看向紧张到面红的青妹。

    “郎君应该担心在镇子里杀了人,不好处置。所以引诱那外乡人离开镇子,到时,无论是就地掩埋,或是抛尸野外,都在郎君一念之间。”白幼君极其认真的说道,犹如她说透了赵蟾的心思。

    白玉卿失笑,摇头道:“青妹,你太高看他了。”

    山野少年罢了,怎能拥有这般老谋深算的心思?

    阿萍同样远远追着他们。

    他回想着赵蟾方才的所作所为,暗暗皱眉。

    赵蟾停在门外,该是察觉到有人埋伏,仇高袭杀一刀后,并未抓住这昙花一现的机会,趁着仇高空门大开以桃枝斩杀他。

    而是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宛若惊破了胆子。

    仇高的武艺特别拉胯,莫说修行界,搁在江湖上都属于不入流那一类。

    被谢师妹看重的少年,明明拥有桃枝这般神异物件,却选择逃避。

    阿萍对其真的很失望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答应谢婉暗中保护赵蟾,他会在合适的时机出面帮赵蟾杀掉仇高。

    赵蟾引着仇高往二妞山跑去。

    天上的夜空,半圆的月亮悬挂,繁星在银河里明灭不定。

    仇高奔跑的速度不快,乃至有些慢。

    赵蟾放缓脚步等他,别尚未跑到二妞山,刺杀他的外乡人便体力不支了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!我看你能跑到哪去!老子杀定你了!谁来都不好使!”仇高大声叫喊。

    赵蟾十分想告诉他,跑动过程不要说话,尤其不要大声喊叫,这样会加速消耗体力的。

    一逃一追。

    二妞山的两座山峰很快浮现在视野里。

    经过小石村。

    这段路泥泞。

    赵蟾如履平地,仇高就不行了,深一脚浅一脚,速度变得很慢。

    他只好再度放缓步伐,等待仇高趟过泥地追上自己。

    远远跟随他们的白玉卿、阿萍两人逐渐不解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不傻,看得出赵蟾明显是引诱仇高跑向二妞山。

    莫非两人判断错了?

    真如白幼君所说,赵蟾计划在山中斩杀仇高,也好掩盖行迹?!

    白幼君格外的兴奋。

    她相信赵蟾是万中无一的天才,亦是相信他们的姻缘天注定。

    天际泛亮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跋涉出泥路的仇高,气喘吁吁的追杀赵蟾。

    赵蟾脸不红心不跳,一边照顾仇高的奔跑速度,一边寻找合适的地点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有点不情愿在二妞山解决掉这位莫名其妙杀他的外乡人,一旦斩妖司来二妞山查探,发现一位外乡人死在此地,很容易联想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但又必须重回一趟二妞山。

    他在王焕面前藏了拙,就必须将狼尸处理干净。

    干脆两件事一并解决。
目录
新书推荐: 穿越大唐:我在五姓七望当少主 快穿后,在大佬怀里杀疯了 二婚玫瑰 偷香 参加恋综,你把国民女儿拐跑了? 我真的有一座法师塔 异界薪王 政坛巨星 太初衍道:从反派开始 偏执权臣的掌中雀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