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小说网
简体 繁體 English 临时书架
首页 > 武侠修真小说 > 荡魔 > 第一卷山鬼谣 第二十四章 日中则移、月满则亏

第一卷山鬼谣 第二十四章 日中则移、月满则亏

目录
好书推荐: 反派?我只想离他们远远的 我在修仙界勤能补拙 重返1998 苟在异界成武圣 诡异命纹:开局铭刻十大阎罗
    上了山。

    窜入一片郁郁葱葱的林子。

    此处离他斩杀狼群的地方不远。

    仇高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阿萍跃上一块高石,遥遥望着他们。

    如果赵蟾不敌,他手里攥着的石子会提前打穿仇高的脑袋。

    白玉卿、白幼君姐妹停在一座高坡上,她们的视野更好。

    但见。

    进了林子的赵蟾犹如蛟龙归海,敏捷的避让一棵又一棵碗口粗的树。

    他盯着脚下,像寻找什么。

    骤然驻足。

    目光一直锁定赵蟾的白玉卿眉头高高挑起,她望见赵蟾跺了跺脚下的土。

    阿萍惊讶一声。

    “为何一定要杀我?”赵蟾不跑了,转身注视上气不接下气的仇高。

    仇高一手撑着树,仿佛被抛上岸的鱼大口大口呼吸,他又看到问完这句话后,赵蟾笑了笑,似是知晓了答案。

    仇高右手握刀,眼睁睁看着赵蟾三步并作两步,像一道幽魂,赤手空拳疾奔至他近前。

    太快了。

    委实太快了!

    他来不及挥刀,赵蟾的拳头便如同暴风雨捶到身上。

    应是担心仇高吐的鲜血污了短衣,一拳打飞仇高,他留在原地等待,仇高吐完鲜血摇摇晃晃站起,他绕到仇高身后,按着后脑勺将其面朝下的摁趴下,一拳、一拳复又一拳。

    力道大的难以想象,每落下一拳,皆带起一阵风吹走地面的枝丫。

    阿萍看傻了。

    平常对人和和善善的少年郎,怎么打人如此残暴?

    白玉卿秀唇微张,许久,她才自语道:“你的另一面居然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白幼君望见郎君一拳打飞仇高,高兴的眉飞色舞。

    又看到原本平静、俊俏的郎君,像一头狂躁妖魔似的生生捶杀了那外乡人,她揉揉眼睛,不敢置信,再揉揉眼睛,确信自己不曾看错,霎时又匪夷所思的开心起来,甚至更为钟情郎君了。

    白幼君憧憬道,郎君这般厉害,他以后就能很好的保护我啦!

    仇高没了气息赵蟾才停手。

    他看都不看一眼死的彻彻底底的仇高。

    解下青蛇剑,脱了外衣,用剑刃掘土,掘开外表略微坚硬的土壳,嫌慢,紧接着双手开始挖。

    土坑挖到半人高。

    把仇高拖进其中,从其衣服里摸出四两银子、十文铜钱,和一本叫做《断云刀法》的秘籍。

    刀无法带回去,不然叫旁人看到,必定怀疑。

    只好放在仇高尸体旁边。

    赵蟾暗道可惜,这柄刀卖相不错,刀刃泛光,刀背一指宽,差不多有十八、九斤。

    思虑片刻,打算稍后埋的时候,将刀埋浅一些,等风头过了,再挖出来转手卖了。

    暂时不掩埋,赤裸着紧致精壮的上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阿萍和白玉卿都奇怪他还要做什么……

    约摸一刻钟,便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赵蟾一手提着两条狼的后腿,一手抓着两个狼头的耳朵,丢进土坑。

    他又走了。

    再提着两条狼尸和狼头扔到土坑。

    莫说阿萍看傻了,白玉卿都呆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有见识的,这四条狼尸的体型比普通狼稍大一些,应是妖兽。

    不算完。

    赵蟾依旧走了。

    这次还是两条狼。

    但其中一条较之另外五条更大。

    “妖魔。”阿萍呢喃自语,“他杀了一头狼妖以及狼妖统率的狼群。”

    即使这狼妖于妖魔中只能算作最底层的一拨。

    然而妖魔就是妖魔,开启了灵智,知进退、懂利害、会修行,何况狼妖还率领了五条已然是妖兽的狼众。

    它们不是寻常野兽。

    是五条妖兽外加一头妖魔!

    它们合起来的战力,饶是上品锻体境都得仔细掂量掂量。

    看样子,赵蟾杀了它们,甚至还要毁尸灭迹!

    少年是咋想的?

    白玉卿对白幼君轻声道:“青妹啊。”

    “阿姐?”白幼君笑起的嘴角就没消失过。

    白玉卿站在斜坡之上遥望在林里忙忙碌碌的赵蟾:“我以为已经高估这少年郎君了,没想到,我的高估对这少年郎君来说,依然是低估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。

    她把想说的下一段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青妹啊,阿姐感觉你对赵蟾种下了情根,阿姐理解你,你初次下山,喜欢清风与明月,喜欢五花八门的糕点,喜欢红墙绿瓦、亭楼阁台,喜欢俊俏的少年郎君……

    但是青妹啊,他那般精金美玉似的人物,迟早知道你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六条狼跟仇高皆躺在土坑里,赵蟾自语道:“时间太赶,还要回斩妖司,来不及挖的更深了。”

    把它们全部埋下,他踩踩土表,找来树枝、树叶貌似随意实则谨慎的掩盖一番。

    赵蟾是采漆工,太了解林子的地面应当是怎样的样貌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观察半炷香的时间,确认一遍又一遍没有疏漏。

    赵蟾才穿了上衣背好青蛇剑,四两银子、十文铜钱、秘籍《断云刀法》放进怀里,走向虎妖伏尸的山路。

    由山路返回游居镇,要快一点。

    阿萍与白玉卿姐妹照旧远远跟随着他。

    他们见到,赵蟾遮掩了一些打斗痕迹和血迹。

    穿过一片丛林,下了陡坡。

    商队的车辆还在原地停着,货物都在,许是一夜无人经过,否则不会如此完好。

    被赵蟾以桃枝一剑劈作两半的虎妖,血淌了一地,已呈红褐色,各种裸露的脏腑散发呕人的腥臭。

    捏着鼻子围虎妖绕了圈。

    长呼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把能想到的地方都完善了一遍。

    此刻,天已大亮,清冷的山风吹着薄薄的山雾铺满了整条山路。

    赵蟾调起筋骨间的劲力,不再掩饰,疾奔回游居镇。

    他踏下的每一步,皆令山雾飞荡如激流。

    阿萍、白玉卿怔怔望着赵蟾宛若振翅高飞的雏鹰掠出山路。

    此次,白幼君都捂着嘴,震惊的看着那头被斩杀的虎妖。

    始作俑者无需猜测,就是她的少年郎君。

    赵蟾一时间给予他们太多惊讶了。

    以至于阿萍脑海空空如也,不知接下来该怎样面对赵蟾。

    白玉卿高挑眉头,尽管英气勃发,心间却思绪纷涌。

    白幼君笑意浓浓的嘴角平复了。

    她并非起了其他心思,而是在思考郎君现今是锻体境,她与阿姐的功法不适合他,该自何处找来上乘功法送予郎君,使他在修行路上大步前行。

    半晌。

    “那是头下品采气境的虎妖啊。”

    锻体之后便是采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蟾放慢脚步。

    溪水淙淙,身穿农家妇装的女子浆洗着衣物。

    她扭头望了眼,立刻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阳光垂洒,似乎为她清秀的脸蛋镀上了一层金粉。

    “吴婷姐姐。”赵蟾跑近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昨夜去山里了?”

    “嗯,看了看漆树。”赵蟾道,“有些被采的严重,已经流不下多少漆了。”

    吴婷板着脸,放下衣物,轻轻捶他的肩膀:“你呀!小小年纪跑来跑去,不怕山里的妖魔嘛?”

    “怕。”赵蟾诚实道。

    转瞬,她笑道:

    “今天是八月十一。

    我看了日历,是个好日子。

    诸事皆宜!

    神灵也会保佑你平平安安的。”
目录
新书推荐: 重生年代俏佳媳有空间 吞噬星空:浑源空间 贫道报仇,从不隔夜! 失忆后,千亿财阀继承人对甜妻掐腰吻 八零糙汉教官,追着亲懵小孕妻 满级神功,从龙腿子开始制霸天下 重生继续追校花?我选小太妹! 四合院:打猎致富,开局教训贾张氏 海贼之传奇家族 穿成年代弃女,穷爸妈读我心暴富
返回顶部